首页 八卦内容详情
10 | 美贞,才是“第一狠人”

10 | 美贞,才是“第一狠人”

分类:八卦

网址:

SEO查询: 爱站网 站长工具

点击直达

剧情走到第十集,突兀的结尾似乎映射了结局的方向。

是我期待的方向,我不希望最后具氏和美贞的结局落在仅有的“爱情关系”上,看似完美的组合,始于绝望,结局如果没有一点遗憾,反而显得过于迎合了。

这是一个远高于“两性关系”的故事,甚至有点禁欲的味道。看到现在,似乎能理解美贞说出的“崇拜我吧,爱情不够,崇拜我”。

开始我是不理解的,普通人之间不存在“崇拜”,爱已经很难。

爱到崇拜的区别,是距离感,是分寸。

具氏把一个人的“复杂”和“纯粹”展现的淋漓尽致(孙锡久的面部和眼神细节拿捏让人惊叹,代入感太强),喝酒时的迷茫、面对美贞的无措和舒展、对白社长的不惧和反咬、对前女友自杀的困惑和自责,对二哥的无语和宽容,每个时刻的他都无比纯粹,但组合在一起,摆在现实生活中,绝大部分人是接不住的,因为太强了。

美贞可以,看到现在我才意识到这部剧里的“第一狠人”是美贞。

我之前说过美贞的力量感,一种无声的定力,如定海神针般平和的目光,即使带着泪光,你也不会觉得那是悲伤的眼泪。那种从本能中爆发出来的力量,让具氏惧怕,他阅人无数,在他眼里女人大多肤浅,男人也一样狡猾。也许,美贞在大雪中的回眸已经奠定了“崇拜”的基础,美贞戴着帽子,回眸的目光,福音般的配乐,让我想起圣女贞德。

美贞很美,但是那个美里没有一丝诱惑、欲望,我特别不愿意用“圣洁”这个词儿,也许用“庄重”更合适,那个美让人没有邪念,没有欲望。

所以到现在,他们散步、食不语,就是恰到好处。这种分寸感在现实生活中,几乎为零。

讲实话,如果真有美贞和具氏的床戏,这剧就彻底拉垮。因为那时,“崇拜”的元气将灰飞烟灭。

编剧其实一直在细节中呈现现代人的“刚需”——不是性,是亲密关系,是关联感,是存在感:

  • 大姐:我总说要和男人上床,其实我想和男人说话;
  • 二哥:我连他几年出生都不知道,动物本能让我想要与他亲近,让后我就真的做了;
  • 美贞:现在我有什么话就很自然说出来,感到自己招人喜欢。

在崇拜面前,爱情显得过于单薄。崇拜是信仰,是臣服,是无条件的相信。

你把崇拜投入到一个“人”身上,听起来荒谬对吧,人太复杂,太善变,历经千锤百炼,也许可以稳定下来,但你撑得住吗?

这需要多大勇气和能量?本质上你不是在崇拜一个人,是在复杂多变中“打造”你要崇拜的人,整部剧的奥秘都隐藏在那些看似漫不经心的对话中,美贞对具说:让我有无以复加的自信,不愧说出自己的羞耻,等等,你要让我有这样的能力;跟两个姐姐说起与具氏交往的缘由:我想找一个能让我变得更好的人。

但是你可以打造出别人吗?很难,这个过程你没有资格也没有权利去打造别人。你只能在这个过程中,通过对方的“回应”打造自己,再映射到对方让他有所回应。所以你的对象是谁,对方是否有回应是至关重要的,否则你很可能面临放弃和不断自我质疑的深渊。

具氏和美贞都是超级强者,但都把“强、狠”隐藏的很深,碰到彼此才发现彼此都太强了。我想正是因为这种彼此之间的“强”才让两人即使站着不语,也散发出无比强大的张力,但我觉得那不是性张力,就是一种磁场,你很难说清楚那是一种什么磁场,但是你能感受到磁场的能量。

这剧太魔幻了,比科幻剧还魔幻,玄学、能量、磁场,一应俱全,编剧到底都经历了些啥,导演的视觉语言简直让人崇拜,氛围感这种东西是能拍出来的吗,OMG。

© 本文版权归作者  清水混凝  所有,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。 有用 13 没用 0 这篇影评有剧透
 当前暂无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~

发布评论